DSC_4605.JPG

上午參加完市區的Walking Tour後 ▹〔波赫.塞拉耶佛〕Free Walking Tour,一起參加導覽,也住在和我跟旅伴同一個Hostel的巴西男孩問我們要不要一起搭纜車上山,山上有個以前塞拉耶佛辦冬運的滑雪場地。

DSC_4597.JPG

纜車的入口處在老城區的另外一端,也就是主要那條河Milijacka以及拉丁橋的另一頭,過了橋的那一端,沿著河岸旁還有一些特色建築外,再裡面過去就是一般的住宅區了。纜車的入口離拉丁橋走路大概十分鐘,不久後標誌便會出現在眼前。要再爬一段階梯才會到售票的地方,遠離了老城區,之外的範圍人就漸漸稀少,纜車的附近也沒看見什麼遊客

DSC_4598.JPG

單趟15馬克(波赫馬克:台幣=1:18),來回比較划算。原本我們想說上去的時候可以搭纜車,下來的時候就用走的,後來因為早上導覽的導覽員跟我們說上去的路途中可能不那麼安全,再加上票價划算之外,我們去回都搭纜車了~而後來在莫斯塔爾遇到的海南人也跟我們說他下山用走的就走了兩個小時 其實以當地的物價來說,纜車的票價並不是很便宜,就當作促進當地經濟吧!

DSC_4600.JPG
▲纜車站很現代新穎,但上纜車時很自助XD旁邊沒有工作人員在指導或什麼的

DSC_4602.JPG
▲車票掃條碼進入

DSC_4607.JPG

說起這個纜車,後來看資料才發覺很幸運可以在它重新開放的同年搭上,因為在重新開放之前,纜車整整因為1992戰爭爆發後被破壞的關係停駛了26年,直到2018年4月,也就是今年春天才重新開放。說起戰爭結束後的日子,不曉得這二十幾年對當地人來說過得是快是慢,記憶是永遠記得還是可以被漸漸淡忘呢。

車窗望出去都是沿著山谷漸高,依山脈形勢層層坐落的民宅,纜車穿過的這座山脈是Trebevic山,1984年冬季奧運的場地就是在這之中。

DSC_4614.JPG

短短幾分鐘下來,看見了有別於老城喧囂,這座城市質樸的一面;匆匆瞥過的景象,像是務農的人家、沒有完成的房子、道路土土灰灰的樣子,其實感覺起來都有點蕭瑟。

DSC_4622.JPG

大概十分鐘左右抵達了山上,下車後有一幅Trebevic山的路線圖,很難看懂.....我們之後大概有幾度搞不清楚方向哈哈

DSC_4627.JPG

山頂上可以看到塞拉耶佛聚集在山谷間的模樣,市區四十幾萬的人口挨在一起密度也是很高的。我們站在一處植被有點裸露的空地上盡量往下望,這一刻配起不遠那一方的朦朧雲霧,實在很美

DSC_4633.JPG

漸漸接近了1984年舉辦冬奧的雪橇軌道,老實說看見眼前的景象時心裡有些失望,問了同伴兩次:蛤?就是這裡嗎?真的是這裡嗎?

因為看起來好像廢墟.......

DSC_4635.JPG

不過這座場地是可以證明塞拉耶佛曾經是很有影響力城市的存在,因為冬運舉辦的時間點1980年代初期正是塞拉耶佛這座城市的高峰期。二次世界大戰後塞拉耶佛成了南斯拉夫的一份子,那時候也是巴爾幹一帶重點城市之一…簡單了解了一點過去,再對比眼前這個已經生滿青苔、黑黑灰灰的滑雪道,從前冬奧的熱血與盛況好像隨著時間跟著現在的雜草叢生被遺忘了

DSC_4643.JPG

滑雪道上現在充滿了塗鴉,好像很適合當什麼街頭藝術照的背景,同行的巴西男生就在這邊拍了很多張。

1984年舉辦完冬奧後幾年,塞拉耶佛就面臨到了南斯拉夫解體的時期,再之後又接踵著波赫戰爭發生,命運完全和其他舉辦過奧運的國家不一樣,人家是隨著國際賽事而蓬勃興盛,它卻不同。走在滑雪道的路上我也真的一直在想像這裡舉辦賽事的樣子,真的是滿難聯想起來的,況且現在又沒有雪,氣氛很難從想像中油然而生。

DSC_4647.JPG

雪橇道很長,迂迂迴回的的,有些路段還斷掉、失修,走起來要特別小心。一路上都會碰到其他遊客,不用太擔心

很多轉角的地方雪撬道上一點都不好走,不過在那時堪稱是世界上最頂級、最斜的,世界上只有不到十個國家的雪橇道是如此厲害!聽說最近幾年一些國手積極地想要復興這些賽道,並讓它之後還有用運的可能;甚至有些年輕人還會來這裡練習一些極限運動等等的;我想要再冬天來的時候才能更還原這裡從前生氣的樣子吧!如果說之後能再重新啟用那就太好了

 

DSC_4651.JPG

DSC_4655.JPG

DSC_4663.JPG

奧運的精神以世界和平為主,而塞城在舉辦冬奧後八年後卻被戰爭蹂躪,想起來還真是有點諷刺。把雪撬道走完後,搭著纜車下山回市區,看著或許我之後再也沒有機會回來的山谷塞城,想著和平的定義,是人類真的想共同追求的目標,還是只是你爭我奪世界中,不可能實現的無力口號?

全站熱搜

Grace DuDuF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