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4543.JPG

塞拉耶佛的第二天,參加了在Hostel看到的Free Walking Tour資訊,在歐洲很多的城市都有免費導覽的行程,漸漸地也喜歡上這樣的方式,在導覽結束後可以給點小費,但完全決定於個人,不會有壓力又可以聽到很多歷史和城市的故事,每次參加完導覽完都覺得很有收穫!

DSC_4532.JPG

這天參加「Insider」這間旅行社的Free Walking Tour : http://www.sarajevoinsider.com/,除了免費導覽之外,也有不同價位的行程,像是Tunnel of Hope、美食行程、壯遊行程等等

DSC_4533.JPG
▲導覽員是位充滿仙氣的男子

拉丁橋

第一站來到了塞拉耶佛城市中改變歷史一刻的角落,1914年奧匈王儲夫婦到剛被奧匈帝國併吞的波士尼亞參訪軍事演習,在他們乘坐的馬車過了拉丁橋後的路口,遭到一位塞爾維亞民族主義者的學生用手槍射殺。

當年奧匈帝國、波士尼亞和塞爾維亞或是其他前南斯拉夫底下國家的關係,也是一段錯縱複雜的關係,可以先讀完大概的歷史就能理解為什麼奧匈王儲會遭刺殺。這次事件後就漸漸引發了後來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不過為什麼是導火線呢,在戰前的歐洲情況本身就已經很複雜,某些和國家和某些國家是盟友、某些國家和國家之間的利益經濟、土地爭奪有的沒的。在奧匈帝國被王儲射殺後,奧匈向塞爾維亞宣戰,那時俄羅斯剛好是協助塞國先前獨立的保護國,所以就跳出來保護它;啊在更早之前德國就已經和奧匈帝國結盟,結果就陸陸續續冒出了很多其他國家參與戰事,總結德奧義一國(同盟),英法俄一國(協約),大戰便開打了。

DSC_4536.JPG

這座就是拉丁橋,現在大家稀鬆平常的人來人往,很難再時時記起歷史曾經在這裡和現在的場景重疊。導遊說奧匈王儲在被射殺前,其實在先前的不同地方就已經有反抗分子要投手榴彈了,但被擋下,後來車隊就有被通知說要繞路,不要經過拉丁橋這個地方,但司機聽錯,還是轉進了巷口,之後的悲劇就發生了。歷史是由點線面而連接至現在的,就和一般的人生一樣,會去想如果在過去某個時刻沒發生或是有發生什麼事的話,那就會不會改變什麼?但這就是命運啊

DSC_4538.JPG

原本這地板上還有當初殺手塞爾維亞學生普林西林站的地方的模稜腳印,但後來政府好像因為不想要大家再一直想到過去悲痛的事情,就移除掉了。

DSC_4541.JPG

米里雅茨河Miljacka River

導遊說在塞拉耶佛永遠不會迷路,因為城市的路及景點都是依著這條河而存在的,想去哪個地方,都可以用河為基準點去找到,線性的路,很單純!

DSC_4546.JPG

國王清真寺Emperor's Mosque

這張照片時在拍得非常的糟糕哈哈哈哈,根本看不出國文清真寺正確的樣貌,不過因為我們是經過它的背面,所以沒有辦法嘛~

「emperor's mosque sarajevo」的圖片搜尋結果

附上清晰版,(圖片來源

這座清真寺是塞拉耶佛市內第一座清真寺,提到清真寺,就要提到波赫很重要的特色之一就是它是歐洲少數主要信奉伊斯蘭教的國家!這樣的背景在我第一晚到達時深深的感受到,因為自己從未踏上過中東地區或是主要信奉伊斯蘭教的國家,所以當走在市區內,聽到空氣中陣陣傳來可蘭經文廣播的聲音,非常驚奇!我對於這樣的場景唯一有概念的只有從麻醉風暴第二季,一開頭男主角在以色列做無國界醫生的劇情畫面,電視機中傳來耶路撒冷那座城市發出的可蘭經文廣播,這樣而已XDD 能在東南歐體會到這樣的氛圍心裡很興奮。而沒錯的塞拉耶佛也被稱為歐洲的耶路撒冷!

關於宗教,塞拉耶佛是個包容多元宗教的寬容城市。東正教、天主教、伊斯蘭教及猶太教在這裡並存著,卻又極其和平;在市區內閒逛出現最多的就是有高高尖塔的清真寺,不過下個轉角你又可以看到天主教堂,多元並存實為另一種面向的友善。

我的國王清真寺失敗照片之中,右側有出現一個HAMAM字眼的HOTEL,經過導覽員解釋,才曉得HAMAM是土耳其浴的意思,在公共浴場用蒸氣浴的方式進行。

DSC_4551.JPG

塞拉耶佛市政廳 Vijećnica

最初這棟市政廳是由一位捷克籍的建築師設計的,他花了一生的時間在在塞拉耶佛就蓋了七十幾棟重要的建築,包括國家博物館,還有現在市內年歲最大的Hotel Europe等等…

DSC_4563.JPG

市中心老廣場Baščaršija、噴泉Sebilj

這一區是塞拉耶佛最熱鬧的一區了!!廣場最初在鄂圖曼土耳其時期出現,是當時重要的交易買賣據點,現在則成為了可以品嘗到各種波赫道地美食的餐廳、銅銀器工匠店鋪、還有數不清的紀念小舖還有可以喝到波士尼亞咖啡的各種風格咖啡館的超大聚集地。走了三天,沒有一天是可以好好認得之中盤根錯節的小路的,每次逛都還是覺得很新奇,也感受到特別凸顯這城市現代的一面。時髦的店家、時髦的人出現在這裡,但到了晚間空氣又縈繞著可蘭經吟誦聲,對比起來很奇特!

照片的中間為鄂圖曼式的木製噴泉(我覺得很像中式),導覽員說塞拉耶佛境內,所有從噴泉出來的水都很自然可以喝,我也裝在瓶子試試看,的確很好喝,沒有怪味及雜質,而且肚子過了一晚沒有問題,認證!

還有個不用太相信的傳說XD就是,只要喝噴泉在照片中向著自己這面的水,表示你之後一定會再來回來塞拉耶佛;喝另外一面的話,單身的人就可以在塞拉耶佛遇到你的因緣,發展下去。恩..... 還是單純乖乖的喝水解渴好像比較實際哈哈哈哈

DSC_4558.JPG

市集入口延伸下去的街道,賣著琳瑯滿目的商品,很常看見的就是傳統波士尼亞咖啡的錫製容器,可以保溫!

說到這裡的物價,食物(一般餐館的)、交通、住宿的價格便宜了其他西歐重點國家二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和台灣差不多;紀念品的話和德國差不多,原本想說可以在Hostel煮飯省錢,但食物那麼便宜也省去了吃自己煮的暗黑料理風險XD 

 

DSC_4569.JPG

塞拉耶佛最大的清真寺 Gazi Husrev-beg Mosque、鐘樓

又是失敗的一張照片...完全沒照到重點XD 照片左側為塞拉耶佛境內最大的一座清真寺,建於十六世紀,也是巴爾幹一帶數一數二具有代表性的鄂圖曼風格建築。鄂圖曼式建築簡單講特色就是有著巨大圓形拱頂(結果完全沒拍到巨大、圓形、拱頂三個重要的部分,不曉得在想什麼哈哈哈),構造上注重和諧統一,而且任何地方有關於鄂圖曼式的建築,主要都是參照土耳其伊斯坦堡的聖索菲亞大教堂而來。

Hagia Sophia Mars 2013.jpg
▲聖索菲亞大教堂,這才是成功的照片示範....(圖片來源:Wiki)

之後的行程搭纜車上山,在纜車上往下望塞拉耶佛在山谷的景致,真的很多很多的尖尖構造,全部都是清真寺!

回到Gazi Husrev-beg Mosque,除了寺廟本體外,一併也建造了兩座小學、公共浴池、和信眾的集會廣場。

DSC_4583.JPG

東西交界線 Sarajevo Meeting Of Cultures

我非常非常喜歡這個點!塞拉耶佛的東西交界線,標誌的東西兩方向不僅僅只有分別展現了建築風格的不一樣,同時也告訴著,這裡是一座東西文化並存且兩方相互影響尊重的城市,東方,代表著土耳其及伊斯蘭文化;西方,奧匈的蹤影和基督教。決定要去巴爾幹之前,或是之後當有不同的人知道我要去巴爾幹的時候,冒出最多的是不曉得這是什麼樣一個地方的疑惑,再來就是為什麼很多更大的地方可以去,但要去這樣一個近代才發生過戰爭(1992-1994 波赫戰爭,事實上現在多少個厲害的國家持續玩著比實質打仗更複雜的權利、金錢戰爭),南斯拉夫解體後紛亂的政治體系和地緣複雜這樣一帶的好奇。很多時候我並沒有帶著明確的動機才去執行某一件事,反而很多時候都帶著單純的好奇和想嘗試的心情出發,-而在盡量做功課的情況下,如此而已。這短短幾天在塞拉耶佛,雖然國家是一個沒有生命的詞,但我真的沒有在其他城市體會過這種極端文化一起出現,卻自然而然散發出足量溫度的氛圍。在中西歐主要國家,各個地方就是很明顯的西方風格、教堂皇宮林麗;在亞洲,就是很明顯的東方風格,塞拉耶佛,兩種都聞到了。

塞拉耶佛之前,在慕尼黑待了幾晚,大家互相聊天,有個美國男生和俄羅斯女生知道我要來波赫,沒有疑問的直接皺著眉頭問:為什麼要選去「這樣的國家」?你有想清楚為什麼要去這裡嗎(當下直覺地想說 恩?關你屁事XD)

「這樣的國家」又是哪樣的國家?如果自己沒去過,光用「這樣的」這種非常籠統、含糊的詞來形容人家,太不禮貌了吧!題外,慕尼黑夜晚也認識了一個有兩個可愛小孩的印度大叔,我沒有去過印度、目前也完全沒有計畫,也承認受了很多資訊新聞的影響而對這個國家害怕,也沒有機會去接觸到可以洗白它的契機。在聊天過程中,印度大叔說他來自印度中南部的地方「邦加羅爾」,我問了一些不怎麼有深度的印度安危問題,他也老實說了印度北部孟買、新德里這些城市他自己也不喜歡,他說北部很糟糕!但他來自的中南部的地方,真的很棒、自然且單純,他給我看照片,照片中的樣子和歐洲的華麗典雅的景致沒有太大的差別、乾乾淨淨、舒舒服服的、文明和井然有序一點都沒少;從手機相簿中大叔也分享了他住的住宅區及生活範圍一帶,氣氛一點也沒有糟於歐洲,至少我比較任熟悉的德國。他還說印度很多頂尖了人才都來自中南部的大學,他們是真的真的很TOP很優秀、都能在國際不同的地方發展,大叔本身也是個生意人。我很相信他說的,他也沒有理由要騙我,我相信每個人在介紹著自己來自的家鄉時,那熱情和欣喜的眼神從來不會騙人。我也非常開心對不同的國家又認識了一點點。

知道了這些,不是為了理直氣壯的去平反,增加去那些「這樣的」國家的說服力;而是至少多了一個參考依據,讓自己去判斷而不盲從,我想這也是在旅行過程中學會很重要的事情,並沒有哪個國家最好哪個國家最不好,全依你站在哪些條件、哪些角度去看、去衡量。除了國家之間的比較外,人生中每件事情親身去感受、體會、證實及分辨也無形之中成為了一種生活哲學、生活的功課。

DSC_4584.JPG

剛剛廢話太多了挖哈哈哈,回到塞拉耶佛

箭頭西方的地方,指過去一排就是高高的歐式建築、繽紛色彩

DSC_4586.JPG

東方的箭頭指向另一邊,隨即換成平樓矮房,更為樸實的建築風貌。

DSC_4589.JPG

聖心主座教堂

這座是波赫國內最大的一座教堂,19世紀建成直到現在。教堂的不遠處就是一座、甚至很多座的清真寺,還有猶太會堂

如果一座城市,讓不同信仰的人都能找到歸屬、有個心靈安定的地方,真的很美呀

DSC_4593.JPG

最後導覽停在教堂前的一個血花塗鴉的地方,這個人工製造出的血花遍布塞拉耶佛裡三百個地方,而這些血花有個很美的名字:塞拉耶佛的玫瑰。政府希望可以提醒現在生活在這座城市中的人們,不要忘記歷史發生過的事情,也不要忘記現在日趨穩定的生活是前人們流血奮鬥而來的,提醒後世別忘了血淚,在戰爭的血泊中,開出和平的玫瑰。這樣赤裸的提醒,雖然看似強逼著人們(事實上城市裡只要是二十幾歲的人,就已經活在戰爭的歷史中了,不可思議,也就是和我同年紀的人,出生在戰爭初始的時候。)要記住傷痛,但我也非常欣賞這樣,記住著傷疤,提醒著世人的勇敢意象。謝謝塞拉耶佛,帶給我關於寬容肚量的一課

 

全站熱搜

Grace DuDuF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